Archives

 

Categories

 
  • 不變的老套

    吃腻火鷄.換換口味美國人在平時常吃烤牛肉,感恩節及聖誕節時,就連吃兩次烤火鷄,所以到新年時,再也不想吃牛肉及火鷄了,因此他們改以烤鵝或烤鴨作主菜,換一換口味,但其他的靑菜、麵包、牛油、甜點及飮料等等,還是那成不變的老套。想起我們中國人過年時,除大吃鮮魚鮮肉之外,鹹魚臘肉,什錦素菜、乾菓甜點外,飽餃年糕……花樣極多!各地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好吃的東西上巿供應,這一點則是美國人想像不到 約,在美國過新年,旣無好的吃,又無好的玩(我們中國人過年,除了享受美好的食物外,大家還可以賭博、耍龍、耍獅、玩燈、拜年、玩狀元籌、看戲、玩空竹、踢毽子、看猴戲及木偶戲以及上茶館相親、聽書及吃點心等等。〕,兼之,感恩節與聖誕節又把大家「搾」得「人財兩空」,所以過年時,大家多半躱在家裏「孵豆芽」,很少外出,這也許就是新年假期車禍死亡較前假期爲少的主要原因。 人財兩空,大孵豆芽在美國,新年假期是「足球季節」,電視中,不斷的播放足球比賽實況,供全國國民觀賞。足球是美國的「國球」,美國人對足球非常着迷,飯可以不吃,可是球賽卻不能不看。人不分男女老幼,對足賽都有濃厚的興趣,在球賽以前,往往先舉行盛大壯觀的花車遊行,美女如雲,國色天香,萬人空巷,如醉如狂,這些遊行節目,各電視臺也一 一播放,使大家在家中也能大飽眼福,成爲新年假期中一大消遣。如佛羅里達州邁亞米巿的除夕日遊行,以及加里福尼亞州派撒丁那巿的元旦日遊行等,都是電視播送人人必看的節目,美國人因爲物資充沛,所以所辦的遊行節目,華貴而精彩,他們在巨型平板車輛上,裝置各種各樣顚亮動人的景緻,有成千萬朶的鮮花,有枝葉茂盛的樹木,有巧奪天工的機動裝置,有別出心裁盼美匮設計,每僻車輛都有它的特色,「和平」、「滕利」、「友愛」、「加風光」等,常是花車設計的主題。遊行花車英文叫做「福樂特」,車上除了五彩繽紛,爭奇鬪各種設計外,上面還站了許多美人(包括男人),穿着華麗,面露笑容,向路邊觀衆頻頻搖手招呼,另有軍樂隊、馬險及歩行的耍弄短棍的女郞,穿插在車輛之間,美國月老長得健壯美麗,她們穿着緊身衣服,極短的裙褲,露出健美的身材及修長、潔白而又圓潤的玉腿,脚上穿着短靴,操着整齊的歩伐,極靈巧的耍弄着手中那一根短棍,她們個個活潑可愛,都是中學內訓練出來的學生,人人都有那一股年輕人所特有的靑春活力,另有一批中學女運動員,能跑會跳,她們在球賽時,擔任「啦啦隊」工作,在球賽休息期間,手持兩個大絨紙球,出來跳躍歡呼,英文叫她們爲 ,也很引人注目。 新年假期的足球比賽,由全美各大學最優秀球賽參加,最有名氣的比賽是加州派色丁那的「美一玫瑰足賽」、佛州邁亞米的「柑橘足賽」、德州達來斯的「棉國”花足賽」、路州新奥里昂的「白糖足賽」以及佛州傑克森維爾新一的「鱺魚足賽」,因爲賽球球場的看臺中間低而四面高,圓圓的很像一隻碗年 ,所以美國人叫足球賽爲「碗賽」。

     
  • 桃子足賽

    熱鬥足蹇.門票難買?每逢新年,各大學足球險在各地所舉辦的「碗賽」很多,也取了不同的名字,如「福橘足賽」及「桃子足賽」等等,因爲球隊實力不如前述數隊強大,所以吸引力較小球賽所得金錢,多移作搬家公司經費,這倒不失爲一募捐良策。我國國內各大學,甚至各中學,如能以運動節目(不限於球賽,如團體操及器械操等也可。〕來向社會募集經費〔如建圖書館及添購儀器等),相信贊助者必多,而以這種方式提高全國體育興趣及標準,更具有其價値與功效,敎育界負責人士 ,似可一試。如能把這些比賽形成大衆每年固定參加的節目,造成人人爭先一賭的風氣,受益者豈止莘莘學子而已?我記得七七抗戰以前,我在南京讀小學時,城南城北一帶各小學籃球隊就常常舉行校際比賽,倒能吸引不少觀衆,不過,那時球賽的風氣不太好,動不動就打裁判,有時把裁判打得頭破血流,狼狽不堪,我相信當時有不少人不是去看打「球」的,而是去看打「裁判」的,他們在旁呼嘯助陣,見機起哄,直到大打出手以後,才心滿意足,高高興與的回去。慘烈拳擊,死亡終站書至此,又使我想起美國的「拳撃」及「摔交」,以及西班牙的「鬪牛」。很多人都認爲越打得「慘」就越「過癮」,最好能打死個把兩個人,那就更「精彩」了 (美國拳擊比賽時,間或有打死人的事件發生。我二 一年以前曾在電視中看一場拳賽,一拳擊名手頭部被對方擊中,立郎昏迷倒地,在場醫生入場檢査,隨卽宣佈死亡。〕足見人類有時確是幸災樂禍,殘酷無情的。 如當年我們舉行籃球比賽時,若另加「拳擊」及「搾交」等武打節目,觀衆大槪也不致興風作浪,胡亂起哄了 ,可惜當時搬家主辦人未能想到此點,以致每次賽球時,竟多以「全武行」收場。在我記憶中,只有三五次比賽是平平安安的打完,而那幾場球賽的裁判,不但是城南請來的體育名家,而且還是一個女子籃球國手,她吹得很公正,且能當場模仿犯規者的動作,使大家心悅誠服,無由取閙,此姝人美體健,執法認眞而嚴肅,下了場,莊重大方,很得人緣,所以打架的事也沒有了。

     
  • 新年願望

    美國新年這幾場足球比賽的入場券,其價固昂(大約在美金十元以上),而購買更屬不易, 只有一些有地位(如州長及大企業家等)及有名望(如明星等)的人,才有「辦法」買到票子,一般升斗小民要想弄一兩張足球票子,眞比「駱駝穿針孔」還難。其實,那些有票進場作壁上觀的幸運者,對足球並不一定「內行」,不過一年一度的「凑熱閙」而已,好在這些比賽全部在電視中播映,躲在家中也機會賞。 新年是一年之始,人人都想在這一年開始之際,立下宏願,重新做設計。美國人在新年節日,常爲自己立下一點願望,以資遵循,他們稱之爲「新年願望」。他們的願望並不是升官,發財,生兒、得女,寫多少書,或做多少事,而是偏重在做人方面的一些小節,例如說,「應當好好對待鄰居」,「應當不再吸香煙」之類,總之,要使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他們常在新年來臨的那一瞬息,把自己的「新年願望」,公,開講給親友們聽,期能得到大家的監督與勉勵。我們中國人也有以「新年願望」自勉的、唯我們所願望的,不僅包括進德修業招財進寶等項目,且常常包括下年度的「工作計劃」,因爲包括的範圍太廣,所以非「十願」不足以包羅萬象。我以前每年都有「新年十願」的擬訂,但有時連一「願」也不能願償,所以以後就不再許願了;不過,從明年起,我又將要爲己訂立「十願」,對自己多多鞭策,努力向上。我國古人有句話:「雖不中,亦不遠矣!」因爲我們在做人做事方面,若能懸定一個較高的室內設計目標,卽使達不到,也還是有進歩的,所以新年許願,實不宜廢棄。際此新年開始萬象更新之際,大家應枕思念追往翻來,,自在做人做方面,訂立幾個平易可行的小小目標,以資策勵,華盛頓紀念塔喬治華盛頓將軍 是美國開國元勳,也是美國第一任大總貌,文治武功,雄才大略,不僅美國人尊他爲美國國父,其他各國人民對他的道德學問與豐功偉業,也崇仰備至,一致認爲他是世界上的一大偉人。

     
  • 豐功偉績

    允文允武,西方偉人 一華盛頓於美國聯邦憲法批准生效後,於一七八九年四月三十口 ,在紐約市被推選爲美國第一任總統,一七九一 一年,再度連任,至一七九七年三月,他始自動返出政壇,隱居在距離華府不遠的蒙特,弗濃田莊內,不一 一年與世長辭,享年六十有七。他在蒙特,弗濃那廣大的私人泰國田莊,成爲後人遊覽憑吊的勝地。那寬濶的波多邁克河,在田莊邊緣靜靜流過,田莊內,花房、織布房、薰肉房、工人房、洗衣房、廚房、馬房、馬車房、儲藏房……以及華盛頓與家人所住的那艟一 一層樓房和他們當日所使用的許多物件,都修復及保管得如往昔一樣,維護得十分遴到,以供遊人參觀(門票每張一元,兒童減半。〕。華盛頓及其夫人的坟墓,則在田莊的個山坡下,遊人站在墓室鐵柵之外,可以看見室內的石棺,默默追念這一位允文允武功業不朽創建美國的第一功臣。 事功顯赫塔紀念早在:一八八三年「大陸會議」時代,就有人建議爲開國建國勞苦功高的盛頓建造一座紀念 ,以表揚他的豐功偉績,而華盛頓本人對於此事,竭力謙辭,以致此一建議便胎死腹中。直到八三三年,五十年以後,凑國國家紀念碑塔管理委員會成立,委員們才重行想起爲華盛頓建塔議,以具體行動,展開建塔工作。 華盛頓紀念塔是一八四八年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開工建造的,至一八:八五年八月九日才坦式完工,其間因南北戰爭的關係,雖曾一度停工」〈一八五四一八七六)一 一十三年之久,但梵際施工期間,仍達十四年之久,其中波折之多及其工程之浩,亦可想見矣!紀念物品,視同珍寅華盛頓紀念塔破土典禮時,破土人所用的那一把鐵鏟,就是華盛頓在世時爲美國國會大塔念紀頓盛華看出美國人對於富有紀念性物品保存之完好與週到,而令我們深有所感,尤其是在美國參觀室內設計博物館時,我們不但看到我國當年宮廷內一些珍希的古玩玉器或名家字畫被他們收集保藏,卽使是民間一個普普通通的風筝(有一個長達百餘節的我國人手工製作的蜈蚣風箏,卽被妥善收藏在華府「太空博物館」內。〕,或任何一個具有紀念性的物品,他們都認眞維護保存,並以文字詳誌其始末,使它們能「傳諸久遠」。

     
  • 傳家之寶

    在美國人家中,我們也常看到他們細心的收藏,例如老祖父的搖椅、老祖母的眼鏡、爸爸的軍刀、媽媽做新娘時所穿的嫁時衣裳^他們都保管得很好,不僅成爲平時的「閒談資料」,也成爲極富意義的「傳家之寶」暴戾政權,終必倒下反觀我們珍奇稀罕的國寶財物,流落在海外的,眞是不少,而每個人家因戰亂流徙,所能保存下來的東西,更微乎其微。就個人來說,求學時代的成績單、獎狀、畢業文憑,其後的資經歷證件、訂婚、結婚證書以及個人珍貴海外婚紗物品與具有紀念價値的物件等等,眞能保存得完整無缺的恐怕萬中無一 ,這是多麼可恥的事?最近,臺灣書報上刊載了 一篇藍蔭鼎先生收藏「尿缸」的故事,使我十分感動,而且感到興趣,使我對藍先生爲保全文物之不遣餘力,更佩服得五體投地。 文化之本身,本來就是一種「累積」,如果一個人像抽大烟的「敗家子」一樣,有一樣,敗一樣,旣不能創業,又不能守成,他還有什麼可以傳給後代子孫呢?書至此,我眞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立刻養成保存東西的習慣,不但能爲自己保存,更能爲國家社會保存,這樣,我們整個國家民族的文化資產,自然就一天比一天豐富偉大了 。試以破士典禮的鐵鏟而言,自民國以還,我國政府各首長在歷次破土典禮時所用過的鐵鏟何止千百,但現在在那裡呢?相同的,我們還有許多其他有意義有價値的文物器皿,而這些文物器皿,今又安在?在我們全力提倡復興中華文化運動的今天,對文物的妥善保全應當是最重要、最基本的「要求」了 ,這種好的習慣,我們一定要努力養成。 我們再看盤踞大陸的共匪,他們不但不保存祖先所遺留下來的歷史文物,反而故意加以摧殘破壞,那就更可惡了! 一個有家敎有學養的入,一定能保全他的東西,一個講文明講文化的國家,一定能保全她的文物,我們對此有所瞭解,就知道保存東西的好習慣是多麼重耍了 。抽大煙的敗家子早遲是會餓死的,摧毀文化的暴戾政權早遲要倒下去的。 巨大高塔,狀如鉛筆爾新听設計,但完成後的馬爾地夫紀念塔與原始的藍圖全然不同,這是因爲其間迭經修改的關係,按密爾斯的原圖,塔高六百英尺,塔基爲一圓形多柱建築物,建築物頂上有一方椎型高塔,塔底四週且有人像馬匹等雕塑,今日我們所看到的華盛頓紀念塔,僅是一個又白又高又大的五百五十五英尺的方椎型冱塔,除了塔頂四邊上方各有兩個瞭望孔不分日夜的閃着紅燈外(怕飛機誤撞紀念塔),塔的四壁,平滑光正,沒有任何文字或雕刻。

     
  • 細細欣賞

    我國名作家兼名畫家王藍兄曾數度來華府旅行,他稱華盛頓紀念塔爲「大鉛筆」,倒是十分恰當的「形容詞」,不愧名家見解。建設華紀念塔所用的大理石,雖然是從馬利蘭州的同一礦山中開採出來的石頭,可是第一批採出的巴里島石頭與復工後再採出來的石頭,顏色卻完全不同,因此,今天我們所看到的紀念塔,上半的顏色較深,下半截的頻色較淺,極其顯著,這個「分界線」,便是當年工程中斷的標記建塔費用-頗爲龐大建造華盛頓紀念塔的款項,來自國會撥款及各界捐獻,總共用去一百一十萬美金左右,在當時,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完工典禮於一八八五年一 一月一 一十一日舉行,一八八八年九月十日,正式開放,供遊人入內參觀。 塔內原裝的蒸汽升降機,於一九〇一年拆換,改爲眞正的「電」梯,一九五九年,又改裝新式快速電梯,每七十秒鐘,就可上升或下降一次,平穩舒適,出人意外,電梯有專人開動,開勳後,電梯內的擴音機卽向遊人作簡單介紹,講解有關華盛頓紀念塔興建史實。紀念塔中央是電梯上下的孔道,孔道四週,圍有鐵絲網,電梯卽在此方形鐵絲網內,直上直下。鐵絲網與塔之內壁之間,有鐵造盤旋樓梯,可以步行上下,共八百九十八級,其間且有平台五十,放有長椅,可供走累了的遊客小憩。遊客在樓梯上下時,卽可看到牆壁上許多石碑,細細欣賞。 以前,遊客到紀念塔參觀,可以坐電梯上去,也可以歩行上去,可是,最近,管理當局卻禁止遊客歩行上去,只准歩行下來,其原因是遊客排長龍時,很多人不願排隊,都歩行登塔,以致造成上下擁塞的情形,影響到公共秩序與安全,所以管理當局就乾脆禁止步行登塔,要想登塔非化一毛美金乘坐電梯不可(十六歲以下免費),電梯登塔,收费毛我在華府一住十多年,經常充當中外友人的「響導」,陪同友人登臨華盛頓紀念塔,至少總在三四十次之譜。有時乘坐電梯,有時勞動雙腿,最妙的是有一次,我與幾國美國男女同學,同作北海道之遊,我們先在距華盛頓紀念塔不遠的是一個飯店中吃飯,飯後,湯瑪斯提議去遊紀念讓盛凄塔,於是大家走出飯店大門,我主張省兩個錢,走走路,而這幾位美國朋友郤一致說走不動,非坐出租汽車不可,但等我們到了紀念塔門口,要上塔頂時我主張省省力氣,化一毛錢坐電梯上去,可是他們卻一致認爲應當歩行上去,可以練練腿勁,比比快慢,這就是美國人的「洋脾氣」,平時,他們一點路也不肯走,可是上了運動場,卻又跑又跳,拚命勞動,太家旣然決定步行登塔,於是,我們幾人就三三兩兩的順着樓梯向上「爬行」,爬了 一段,大家就分散了 ,因爲有的人爬得很快,一轉眼就走不見了 ,只有我與美國姑娘瑪麗,落在後面。我之所以落後,倒不是爬樓梯爬不過美國小伙子,而全是爲了要照應「弱者」瑪麗的關係,我們倆好不容易爬到半途,瑪麗已頻呼「行不得也!哥哥!」因爲,她的脚早被鞋子擦破了 。

     
  • 雕刻的傑作

    此時,我們倆只好「回頭是岸」,由我連扶帶抱的把這個美國胖嬌娃扶下塔來,狼狽之狀,不言而喩。自那次以後,凡「有女同遊」時,我都小心三分,寧願化錢請她們乘坐電梯,也決不再陪她們步行登塔了 ,在國外住久了 ,常發現外國人的想法與做法有時與我們的想法與做法完全相反或者不同(如中國人先吃飯,後喝湯,美國人則先喝湯,後吃飯等等。〕,但有些事,又卻與我們完全一樣,例如,在公共場所的牆壁上題字留名,在國內是「習以爲常」,而在美國,竟也「屢見不鮮」,處處都能看到蟹行文的簽字式或用刀子雕刻的傑作。記得當年在大陸及臺灣居住時,到任何名勝古蹟區去遊覽,都能在那些竹子上、樹木上或寺院的會議桌上,看到「XX到此一遊」的「豪放」題字,而「打油詩」更是風行一時,處處可見,例如,厠所的牆壁上,寫的是「入門三歩急,出戶一身輕。」旅館房間內的牆壁上寫的是「岳陽城陵磯,蚊子大似鷄,四川XX硤〔我忘了原文),蚊子大如鴨。」(此詩作者大槪曾被蛟蚋所擾,不能安眠,以致詩興大作,發此牢騷。〕這些公共場所中的打油詩中,有的確實出自名家手筆,卽興之作,意境不凡,而大半的打油詩是粗俗下流,不堪入目的,簽名題字,中外風行在美國,大名鼎鼎的美國國會圖書館厠所的木板牆上,便有一些題字及不雅木刻,早幾年,我曾與該館人員談及,建議他們加以「剷」除。在某些飯店的牆壁上,如以自助餐出名的華府「熱店」 ,那進口走道兩邊的牆上,就黑鴉鵪的簽滿了各式各樣的名字,這大槪是顧客們在排險等候食物時,感到無聊,於是便掏出筆來,「殺殺時間」。(「風景」也被他們「殺」了!) ,華盛頓紀念塔,內外四面都是牆,如准許遊客題字留名的話,那這幾十年下來,一定早已塗得一塌糊塗不可欺拾了;面事實上,将內塔外,都還算乾乾淨淨,沒有人湖亂塗抹,其原因,是那幾塊「罰款銅牌」的功勞,原來紀念塔管理人員在塔內,放置許多通告,警吿遊客,不准在騰壁上寫字,彫刻或在塔內作任何令人討厭的事情,如膽敢犯冒,便耍罰款二十五塊美金,旅客們看到這些通吿,便不敢胡亂放肆了 !此種以罰款方式而保障公共整潔及秩序的方法,殊堪效法,因爲一 一十五塊美金,賺來匪易,沒有人願意爲了 一時豪與,而損失一筆錢財。 中國石碑,赫然在目前所述,華盛頓紀念塔的內壁上,嵌有許多石碑,唯有歩行上下的人,才有機會欣賞,(坐電梯上下的人,則沒有辦法看到這些石碑,石牌是個人、公司、地方政府、州政府以及其他各國所贈獻的(如迦太基、巴西、希臘、土耳其及日本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塊刻滿了「方塊字」的蘇美島石碑,書法工整挺秀,四週且有花卉、樹木及人物等浮彫,爲了抄錄這「塊石碑的碑文,我特在一個寒風襲人的冬日,再作紀念塔之遊,其文曰:「欽命福建巡撫部院大中丞徐繼畲所著瀛環誌略曰,按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旣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懵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爲推舉之法,幾乎天下爲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尙武功,亦廻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氣貌雄毅絕倫,嗚呼可不謂人傑矣哉?米利堅合衆國以爲國,幅員萬里,不設王候之號,不循世及之規,公器付之誇,創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不以華盛頓爲稱首哉?大淸國浙江寧波府鐫。耶穌敎信輩立石。

     
  • 感激的目光

    咸豐三年六月初七日。合衆國傳敎士識。」此一碑文,頗足以反映我國當時人民渴慕民主選舉政制的心情。而其後十年,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開創民國,出任第一任大總統,也與華盛頓一樣,以天下爲公,世界大同爲治國目的。此偉人,東西映輝,實爲近代民主政治史上的一段佳話,不認草謇,只有求嬢當我正在紀念塔內抄錄碑文的時候,十來個好奇的美國男女靑年乃駐足圍觀,問我辦公椅上的意義,我據實翻譯,並推讚華盛頓人格之偉大及民主自由之可貴等等,他們聽了,大爲興奮,人人眼中都流露出喜悅感激的目光。誰知就在此時,其中有一靑年把我引到另一塊中國碑文之前,這兩塊中國石碑在同一艢壁上,相距約五六英尺,向我「求敎」,我定睛一看,這一塊碑上雖然只有三行大字〔約十來個字),可是卻草得拖泥帶水,醜惡難認,我一個字也認不出來,我不得不向他「求饒,說明我認不得這些「張牙舞爪」的草字,這一來,大衆對我的「信心」,全部喪失,他們一定在想,中國人連中國字也認不識,他〔指我)怎麼還能翻譯另一碑文呢?我很恨人寫草字(或寫些費人疑猜的字),我認爲,不論寫中文也好,寫英文也好,都要使別人能「認識」才好,如果像鬼畫符一樣,自以爲寫得龍飛鳳舞,了不起,而別人反而東猜西猜的認不識,那又有什麼意思呢?華盛頓紀念塔中這一塊鬼畫符的中國石碑,害我不淺,好在我也認不出是誰寫的,不然我眞會駡他一頓!記得當年于右任先生曾爲「國立西北大學」題一本匾額,不少人看來,都像是「國立『如此』大學」,一時傳爲笑談,此外,不少人家附庸風雅,都掛有幾幅「墨寶」,如果草字連天,主人與客人都不能認出上面屏風隔間的文字,大家又有什麼體面?豈不是自討沒趣?因有,我最反對人寫草字,而一些中國醫生開藥方時所故意亂塗的那一筆鬼打架的草字更是人人所痛恨的,而他們自己卻自鳴得意呢!居高臨下,一夏無遺華盛頓紀念塔高五百五十五英尺五英又寸八分之一 ,塔底每邊長五十五英尺又一英寸半,塔底牆厚十五英尺,塔尖牆厚十八英吋,基深三十六英尺又十英寸,基地面積一萬六千平方英尺,基重四萬一千三百四十噸,塔重九萬八百五十四噸,風速每小時三十英里時,塔身搖擺度爲零點一二五英寸。它是華盛頓最高的建築,旅客坐飛機或汽車到華盛頓,第一眼就會看到這一隻巍然矗立的「大鉛筆」(晚間有燈光照明。〕。

     
  • 彪炳功勳

    我認爲,到華府來遊覽的旅客,第一個應當遊覽的地方就是這一座紀念塔,因爲它的塔頂高聳入雲,上了褡頂,四下瞭望,可以淸晰的看到華府市內外名處景物,而使心中有一個全盤的瞭解,再說,爲了對華盛頓總統本人表示敬意這也是應當最先拜訪的地方,於特,弗濃「華盛頓居」的古老佈置與美麗風光,那要安排在以後驂觀了!居故頓盛華 華盛頓故居風光美國第一任大總統喬治,華盛頓將軍是美國歷史上一位最重要的人物,因此,他當年在世時所居住的房屋及辦公家具,也成爲最富有歷史性的名勝古蹟,每年美國國內及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到華盛頓來憑弔華盛頓的故居,對華盛頓將軍當年領導革命,建立共和的彪炳功勳,表達崇敬之忱。 華盛頓故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市西南方近郊「蒙特,弗濃」的鄕間,距華府約三十英里,開車前往,約半小時可達,這一段公路依波多邁克河流,所以山光水色,景緻秀麗,極具天然之美。春天時,路邊桃紅柳綠,如歷仙境,夏天時,濃蔭遮天,凉風醉人,秋天時,紅葉滿山,景色若畫,冬天時,白雪飄舞,一片銀粧,因此,我最喜歡陪同國內或外埠來的友人去參觀「華盛頓故居」,好在那富有詩情畫意的公路上開一段車,洗滌自已混身上下的整年開放,門票昂資到美國首都華盛頓來觀光的遊客,不論是美國人也好,「洋鬼子」非美國人好,都會把「華盛頓故居」安排在遊覽節目之內,一來是對此一偉人表示景慕,一來也可以從這「故居」的遺跡中,體會到兩三百年以前人民日常生活的一般情形。因此,「華盛頓辦公桌」便整年開放,供大衆參觀,大人門票費美金一元一 一角五分,兒童門票費美金五角,票價雖然稍顯昂貴,但參觀者者還是絡繹不絕,大擺長龍,足見遊覽「故居」可以「値回票價」,不然,決不致有那麼多人蜂擁而至的跑去那窮鄕僻壤白送寃枉錢了!三百年前,免費土地華盛頓故居這五千英畝土地,原是華盛頓的曾祖父及尼古拉斯,斯賓色向公家免費請領來的,一六九〇年,他11人把這一塊土地劃分爲11 , 一人一半,華盛頓曾祖父的這一塊遺傳給華盛頓的伯母她也是華盛頓的敎母一七六年,華盛頓的爸爸奥古斯汀華盛頓化錢從他姐妹手中把這一塊土地買下,其時,該地叫作「獵溪田莊」, 一七三五年,華盛頓三歲時,他爸爸曾帶他此一田莊小住數年,以後,就搬到他們的另風居故頓盛華砍伐櫻樹.查無此事華盛頓旣曾在「獵溪田莊」度過他的童年,於是便使我想起他那著名的「砍伐櫻桃樹」的故事。我曾向「故居」的「管理員」〔他們的穿着很像警察,但事實上,他們並不是警察,只能算作「管理員」,站在出入口維持秩序,負責保護產業及回答遊覽者的問題。

     
  • 臂力過人

    提出此一問題,希望他能幫我找到華盛頓當年所砍伐的那一株櫻桃樹的樹椿,或找到那一個「現場」,但此一「管理員」一時竟答不出來。以後,我向一位美國歷史敎授請敎,他說,這是他人爲「捧」華盛頓而杜撰出來的自助洗衣故事,表示此一偉人從小就有誠實、坦率、勇於承認錯誤的美德,進而使大衆也能在潛移默化之中,養成誠實不欺的好德性。這位敎授吿訴我,美國民間除了流行華盛頓「砍櫻樹」的故事外,還有另一些其他的.故事,也把華盛頓「捧」得「神」氣活現,「異於常人」,例如,很多人說,華盛頓當年曾把一枚銀元拋過德萊瓦爾河,表示出華盛頓臂力過人,技藝超羣,事實上,華盛頓的確是一個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漢〔他身長六英尺四英寸,體重一 一百五十英磅。〕但無論他有多大的氣力,他總不能把一塊洋錢擲過一寬闊數英里的大河吧!再說,河之兩岸,)相距如此之遙,洋錢落到彼岸,又有誰可以看得見呢?所以,這顯然是一些「捧場」、「吹噓」的小故事。不過,現在美國通貨膨漲,經濟不景氣,很多人都喜歡用這「洋錢」的故事來諷剌現用美鈔的不値錢;他們問人:「你知道華盛頓當年爲什麼能把洋錢拋過波多邁克河?」答案是:「當年的錢走得遠一點!」(意思是說現在的錢「走不遠」,同樣的一塊錢買不到什麼東西了 。〕蒙特弗濂,正式命名「七四〇年,華盛頓的爸爸奥古斯汀把此一田莊過戶給剛剛成年的華盛頓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勞倫斯,一七四三年,勞倫斯結婚成家,在田莊定居,把這一地區命名爲「蒙特,弗濃」,用以紀念他在海軍服務時的長官海軍上將弗濃,同年,華盛頓的父親逝世,華盛頓其時年僅十一 ,就隨他的哥哥勞倫斯在田莊中生活下去。 七五二年,勞倫斯去世,蒙特,弗濃這一片天然酵素產業,就落在華盛頓的名下。那時,這位年正十歲的靑年地主爲了戰爭〔打法國及印第安人),參加了軍隊,足有五年沒有機會在自己的田莊居住,直到一七五九年,他與一位寡婦結了婚,才雙雙返回蒙特,弗濃居住,在這幽美的鄕間過了十五年平靜的家庭生活。七七五年,華盛頓被選爲出席第一 一次「大陸會議」的代表,赴費拉德費亞城開會,此一會議,卽任命華盛頓爲美洲大陸陸軍總司令,展反荚獨立運動。其後六年,他又離開自己的田麵居故鋼空莊,封處征戰,只有一七八一年的秋天,曾順道回蒙特,弗濃數次。七八三年,他辭職回家,於聖誕節前夕,抵達自己的家園。